我们发现这个案情既复杂也简单2020年10月1日

2020-10-01 04:12:00
dcadmin
原创
46

近日,央视经典动画形象“大头儿子”惹上了麻烦,被杭州一家叫“大头儿子公司”的告上了法庭。一审判决下来,双方均不服并提出了上诉,目前该案进入了二审阶段。  那么这场官司到底缘何而起,其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样的心思呢?日前,记者采访了动画界、法律界的相关专家,并结合专家意见进行了深入地分析。这一分析不要紧,发现了这起纠纷案中存在着诸多不合理的地方,还有看似巧合实非巧合的“疑点”,真乃扑朔迷离啊!  我们先从法院一审判决结果说起。杭州法院一审驳回了杭州大头公司要求央视动画立即停止播放《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动画片等诉讼请求,判定央视动画有权继续行使《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动画片等着作权权利;。进一步解读这个结果我们就能发现两层含义:一是判定央视动画有权继续行使95版《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2013版《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动画片的着作权;二是认为刘泽岱为94年创作的“大头儿子”等人物形象草图的着作权人。  那么问题来了,首先,U乐游戏根据版权局登记资料显示,一审原告在案件中主张着作权保护的作品应是刘泽岱1994年创作的美术作品,也就是那份草稿,但洪亮(“杭州大头儿子发展有限公司”主要投资人、实际拥有者)于2013年1月23日版权登记的那三个形象则是95版大头动画片剧组集体创作后的形象。其次,法庭上刘泽岱和杭州大头儿子公司并没有出示其94年为央视创作的“大头儿子”等人物形象  草图,并宣称遗失。作为最重要的证据却不见了,但法院却判定这个未出现的证据为事实,着实让中国的动画业界和法律业界百思不得其解。况且大头儿子早就有了小说和文学剧本,这些权益也都归央视所有,可以说“杭州大头公司”根本无权使用这三个形象的名字。形象权、文字权都没有的情况下,又怎么可以以此来进行版权登记呢?由此可见这是一次非法的、无效的、恶意的版权登记。  再仔细分析,我们发现这个案情既复杂也简单。从1994年央视制作第一部《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算起,至2013年央视再次推出《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动画系列片,在这20年的时间里均未起任何风波,各方都遵循着央视拥有该片全部版权的事实。然而这一切却在一个叫洪亮的人出现后,出现了剧情大反转,具体剧情发展脉络,笔者整理了一份表格如下:  CalibrR� ���U �����儿子和小头爸爸》动画片的着作权;二是认为刘泽岱为94年创作的“大头儿子”等人物形象草图的着作权人。  那么问题来了,首先,根据版权局登记资料显示,一审原告在案件中主张着作权保护的作品应是刘泽岱1994年创作的美术作品,也就是那份草稿,但洪亮(“杭州大头儿子发展有限公司”主要投资人、实际拥有者)于2013年1月23日版权登记的那三个形象则是95版大头动画片剧组集体创作后的形象。其次,法庭上刘泽岱和杭州大头儿子公司并没有出示其94年为央视创作的“大头儿子”等人物形象  草图,并宣称遗失。作为最重要的证据却不见了,但法院却判定这个未出现的证据为事实,着实让中国的动画业界和法律业界百思不得其解。况且大头儿子早就有了小说和文学剧本,这些权益也都归央视所有,可以说“杭州大头公司”根本无权使用这三个形象的名字。形象权、文字权都没有的情况下,又怎么可以以此来进行版权登记呢?由此可见这是一次非法的、无效的、恶意的版权登记。  再仔细分析,我们发现这个案情既复杂也简单。从1994年央视制作第一部《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算起,至2013年央视再次推出《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动画系列片,在这20年的时间里均未起任何风波,各方都遵循着央视拥有该片全部版权的事实。然而这一切却在一个叫洪亮的人出现后,出现了剧情大反转,具体剧情发展脉络,笔者整理了一份表格如下: 看完这个表格所显示的事件脉络,我们很容易就能发现这家2013年6月才成立的“杭州大头儿子公司”费尽心机的做事方式。这也让我们想起了几年前那个着名的“黑猫警长着作权案风波”,仔细对比下两个案件发现有太多惊人的相似之处。  第一,上海美影厂在筹拍《黑猫警长》电影版续集时,突然跳出来好几个“爸爸”,互相争论谁才是“生父”;“大头儿子”也是在筹拍时出现了另一个所谓的“版权拥有者”。  第二,在这个过程中,U乐游戏原作者都有“一女两嫁”的桥段,在案情发展过程中也出现了之前毫不相干的第三方来起诉。  第三,原告“上海黑猫警长企业管理发展有限公司”与这个名为“杭州大头儿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在名称的用意上更是吻合度极高,都使用了知名动画IP的名称作为公司名字。这样的起名字方式其用意应该不仅仅只限于喜欢吧?  第四,“黑猫警长案”中,法院认为黑猫警长公司并未有充分证据证明其享有文字作品《黑猫警长》的着作权,故驳回其对上海美影厂所有的诉讼请求;而在“大头儿子”着作权纠纷案中,杭州大头儿子公司与刘泽岱也均未能拿出充分证据证明1994年刘画的“大头儿子”等三个人物形象的设计草图原稿,故法院一审也没有明确判定“大头儿子”等三个人物造型设计是由刘泽岱独立完成的。判决结果却是央视侵权!  据95版动画片《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导演崔世昱说,刘泽岱当年提供的是人物设计草图,“画面很小,用单线(勾)了大头、小头、围裙妈妈的正面形象。”也就是说,这份草图根本不适合动画片使用,等于就是弃用,必须进行重新设计。而据当年上海科影厂的副厂长席志杰说:“95版动画片的三个人物形象是当时总导演崔世昱及包括周一愚等众多人,看过刘泽岱上述草图,均认为不适合使用在动画片中后,从而组织了其他许多同志进行草图设计。最终定稿是周一愚,他的作品已经与刘泽岱草图中的形象完全不同。”由此我们可以发现,该片三个主要人物的造型设计是周一愚等人的职务集体作品,并非是已经弃用的刘个人独有。  另外据从中国动画学会(中国动画行业最权威的的行业组织)了解到,“杭州大头儿子公司”从未有过任何涉足动画行业的行为,也就是说没有做过一分钟动画的他们却宣称拥有中国最有价值动画品牌之一的版权。  说到这里,相信大家已经明白,大头案件本身并不复杂,而是有人费尽心机要把大头这一国有资产窃为己有!  在当今这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国家一直在提倡支持和尊重一切原创,保护原创。杭州大头公司这种企图通过混淆视听达到窃取巨大利益的用心,不仅仅是对所有原创者的伤害,更是对中国动画民族品牌的破坏,实在是没有了做人的基本底线。我们相信法律一定会还创作者们一个公道,让投机者立现原形!  中国动画正在迎来她最好的发展机遇,我们期待的是越来越多的良心,越来越少的心机;越来越多的诚心,越来越少的贪心;越来越多的用心,越来越少的昧心。期待中国动画多一分真心,少让人寒心!��T� ���U ����线(勾)了大头、小头、围裙妈妈的正面形象。”也就是说,这份草图根本不适合动画片使用,等于就是弃用,必须进行重新设计。而据当年上海科影厂的副厂长席志杰说:“95版动画片的三个人物形象是当时总导演崔世昱及包括周一愚等众多人,看过刘泽岱上述草图,均认为不适合使用在动画片中后,从而组织了其他许多同志进行草图设计。最终定稿是周一愚,他的作品已经与刘泽岱草图中的形象完全不同。”由此我们可以发现,该片三个主要人物的造型设计是周一愚等人的职务集体作品,并非是已经弃用的刘个人独有。  另外据从中国动画学会(中国动画行业最权威的的行业组织)了解到,“杭州大头儿子公司”从未有过任何涉足动画行业的行为,也就是说没有做过一分钟动画的他们却宣称拥有中国最有价值动画品牌之一的版权。  说到这里,相信大家已经明白,大头案件本身并不复杂,而是有人费尽心机要把大头这一国有资产窃为己有!  在当今这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国家一直在提倡支持和尊重一切原创,保护原创。杭州大头公司这种企图通过混淆视听达到窃取巨大利益的用心,不仅仅是对所有原创者的伤害,更是对中国动画民族品牌的破坏,实在是没有了做人的基本底线。我们相信法律一定会还创作者们一个公道,让投机者立现原形!  中国动画正在迎来她最好的发展机遇,我们期待的是越来越多的良心,越来越少的心机;越来越多的诚心,越来越少的贪心;越来越多的用心,越来越少的昧心。期待中国动画多一分真心,少让人寒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U乐游戏